發表於 繩縛紀錄

一繩一繪加貓樓上繩縛練習 – 很兇很兇的 S!

前些日子,曾和妹子聊到她喜歡的繩縛風格,她說得開心,但我卻十分困擾,因為明顯與我的風格完全不同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辦呢?身為服務系的捆工,豈能被這樣的困難擊倒?自然必須滿足客戶的要求!

這個挑戰我接受了!

於是,我事先花了好幾個晚上的時間規劃,查了不少資料,做了比平時更加詳細的計劃,還買了一些道具來做準備。

為了讓計劃順利進行,到了活動前一天,我還另外參加了一場繩縛活動「一繩一繪」找人排練,確保萬無一失!

為的--就是讓客戶安心,用得滿意!

(廣告:大類繩縛,服務用心,是您最佳的選擇)

感謝前一天陪我練習的妹子,可惜那天的照片完全拍廢了,每一張都是糊的,沒辦法放出來,不然還可以比較……都一樣的綁法還比較個屁!本人的功力顯然不會因為一天的時間就有明顯的進步啊! (非常自在的講垃圾話)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比較同樣綁法但不同妹子的反應其實也是挺有趣的,好比說前一天陪練的妹子身體相對比較柔弱,比較不耐痛,所以處理上要比較小心;至於後一天的妹子身體則明顯比較強壯,而且耐痛許多,像是其中有一個姿勢前一天的妹子馬上就不行了,後一天的卻只覺得「這是唯一比較不舒服的地方。」

但另一方面,由於前一天的妹子身材比較嬌小,所以對瘦弱的小弟來說,綁或吊起來都相當輕鬆,沒什麼壓力,但後一天的……呃……怎麼說呢?實在抬不大動……

喵。

為了避免破壞氣氛,我還另外做了不少安排,像是買了布將繩子包來,免得妹子看見我的塑膠袋而笑場;在繩縛的過程中我會緊緊閉上嘴巴,避免妹子聽見我的聲音而笑場;準備遮眼用的布,避免妹子看見我的臉而笑場……

對,我很有自知之明。

(廣告:大類繩縛,全程歡笑,是您最佳的選擇)

總之,這次是我第一次做詳細的計劃,而所有可能脫離計畫的內容都在前一天修正完畢,所以當天也是第一次幾乎完全按照計劃進行……幾乎。

像是打屁股的時候手軟、用繩子打不到人之類的小事情我是不承認的,這是刻意的!完全在我預料之內!明白?

(廣告:大類繩縛,給不接受 SP 但想被 SP 的您最佳的選擇)

同時也是我第一次認真的做完一輪繩縛,完成後的感覺真的非常滿足,有種完成一部小型作品的感覺。

順帶一提,我之前寫的計劃草稿大概長這樣:

  • 開場 (前導)
    • 雙方都別說話,用動作示意就好,碰手就用力讓我知道狀況,想多做一點就喵喵叫,不喜歡想跳下一個就汪汪叫,想直接停止就說話。
    • 確認膝蓋是否有傷
  • 階段 1 (跪地雙手吊)
    • 讓她跪地,雙腳張開 (方便之後腰跨,羞辱)
    • 讓她舉手讓我綁雙柱,然後上吊環,保持雙手高舉的姿勢
    • 抓頭髮、捏臉、然後加上眼罩 (之後視情況調戲一下)
    • 放置和拍照
  • 階段 2 (太股腰跨)
    • 綁腰跨 (音繩版加腰部,因為要倒吊),過程中不時打打屁股
    • 往後提左腳,綁太股縛,收尾記得勾腳趾 (也許可以試試捏一下腰部)
    • 放置和拍照
  • 階段 3 (後手首枕縛)
    • 拆手部的吊環,改綁後手首枕縛,記得在胸前加把手 (之後可以抓著把手避免頭落地),然後和太股縛相連接
    • 放置和拍照 (應該不太舒服,看狀況往下一階段走)
  • 階段 4 (拖地倒吊)
    • 前腰跨上吊環 (不用拉到很高)
    • 右腳單柱,上吊環,用力拉到最高 (抓著她胸前的把手,小心不要讓頭著地)
    • 這時她的頭應該在地上,可以用手背拍臉、捏臉
    • 放置和拍照
  • 階段 5 (空中倒吊)
    • 用力拉腰跨,真正開始倒吊
    • 確認安全後,開始打屁股,看狀況讓她轉
    • 放置和拍照
  • 結尾 (收尾)
    • 讓她下來,繼續用把手玩她直到結束。

當然了,這是最初寫的東西,之後想的沒有實際寫下來,所以還是和實際有所不同,至少後來沒真的要她喵喵叫啦,不然恐怕還沒開始她就先笑死了。

總之因為事前的準備相當充足,所以基本沒什麼意外。但也因為如此,感覺反而少了什麼,也許事前的排練反而造成了反效果,少了冒險和新鮮感,執著於固定的流程,作業感變得非常重,為了保證每個動作都有做到,為了和自己快速消耗的體力賽跑,所以也沒時間細細品味每一個細節,只有在每一個短暫的間隔中,躲在旁邊默默的像死狗一般喘氣……

 (幹!這個妹子……呃……意外的有份量,累死我啦啦啦啦啦啦啦!)

而最重要的是--我自己覺得不有趣!

感覺有些東西可以多方嘗試,但有些卻不行,除了學了個四不像以外,我自己也覺得不好玩。至少我是覺得像是 SP、TK 這類不同的項目可以多嘗試,沒準兒玩出個什麼花樣來(雖然我還是不喜歡 SP)。但是模仿不屬於自己個性的綁人風格卻沒什麼意思,既然兇不起來,為什麼非要扮兇呢?不但自己覺得不自在,綁得也不開心,這樣的繩縛豈不是本末倒置?

所以結論就是--試過一次後,老子決定要變回善良與和平的賤人捆工大類!

對了,而且不提供 SP 的服務,以上。

(廣告:大類繩縛,善良和平,是您最佳的選擇)

發表於 繩縛紀錄

Soa 繩課練習 9 – 矇眼後高手小手縛

這次繩課做了前所未有的新嘗試,那就是矇眼做後高手,這是一場非常特別的體驗。

人的五感中,視覺是最重要的,據說人有百分之七十是靠視覺來接受外界訊息的。也就是說一旦封閉視覺,就等於封閉了人百分之七十的感官,感覺立刻就變得很不一樣。

原本用眼睛確認繩子本身的狀態,用眼睛確認繩子的繩路和位置,用眼睛確認受縛者的反應和感受……這一切皆可用視覺包辦,也就表示大部分的情況下,我可以忽略其他感官傳來的信號,因為使用視覺差不多就足夠了。

但現在我卻必須使用別的感官來補足原先視覺的功能,感受原先那些不曾在意的信號。其中,我最能感受到差別的是觸覺的回饋,我被迫用更多身體的接觸來感受縛者的狀態,包含她呼吸的起伏和情者、繩結的鬆緊和位置,甚至是繩子本身的觸感。

身為繩手,我似乎忽視了繩子本身,雖然我時常綁在自己身上練習,但我在意的是繩子接觸受縛者身上的反應,我練習的目的也是確認自己的綁法會不會讓受縛者不舒服。但卻不曾認真的親自品位繩子本身,其粗糙的觸感,滑過身體的感受。這次雖然我同樣是在綁別人,但其實也是在綁我自己。

特別這次練習,我接觸到更多,也注意到過多先前不會特別注意的事情,也許透過觸感的輔助,也許之後我的繩縛還能變得更為細膩。

但就結果而言,我的矇眼後手縛並不成功,雖然我盡可能的用手做確認,但最後成果還是歪的,有趣的是我特別確認的點也確實都是正的,所以表示我確認的點數量還不夠,換言之其實還是有很多細節是我沒注意的。

另外,因為受縛者也在學繩,所以我一邊綁,一邊同時也在說明,我發覺自己似乎有點分心,這也代表雖然我滿常練習後者縛,但仍沒成功練到身體記憶。

就結果而言,除了綁的有點歪以外,我一開始忘記讓對方挺胸,下胸繩有點緊而且沒順好。但我想我這次最大的錯誤是最後綁完後,我沒聽到對方手不舒服,我太急著紀錄方才矇眼後手縛的缺失,卻沒注意到對方舊傷復發。我一開始也沒問清楚對方舊傷的確切位置,我一直以為是手腕,卻沒想到原來是靠近肩膀的的地方,所以我自以為是的幫她舒緩時卻反而動到她舊傷。

我想這裡面我犯了兩個錯誤:一是我一開始沒問清楚舊傷的確切位置,以至於綁的時候我雖然有注意,但卻搞錯方向;二是我在綁完後精神太過鬆懈,沒注意到只要沒有拆繩都還是有風險。

而後的太股縛練習就比較沒什麼了,但我在綁自己的時候,做得太鬆了,下次需要注意。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