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 – 快拆

圈內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突然流行一些奇怪的活動。前陣子突然莫名興起了一個快拆點點名的活動,概念上就是被點到的人要錄一段繩縛快拆的影片,然後再點下一位這樣。

我雖然有被點到,但那陣子瘋狂加班,實在是沒時間和精力搞這個,所以一直到退流行後才開始動工,算是還債的概念。

不過我雖然沒時間真的實踐,但其實還是有在思考和觀察別人的做法。

那時我剛好看到貓貓也在嘗試拍快拆影片,據說那是她和墨老闆想出來的,所以取名「墨貓快拆」。

連名字都有了,聽起來就很厲害!所以稍微研究了一下,概念上就是用快拆的單柱不打完整,而是先去上吊環,然後再用平常上吊點的收繩方法固定即可。

最後結果就是看起來好像可以吊人,但只要輕輕一拉,就能快速拆掉。

後來我又看到飄飄在嘗試快拆版本的後手縛,據說好像是學自哪裡的,我沒有細問,因為我覺得我可能會做類似的,所以沒有詳細看她的做法,我想用自己的方法嘗試,看看最後能弄出什麼鬼來,但她的後手縛還是給了我深刻的印象。

不過到底該如何開始呢?

我看著妹子腿間的照片開始沈思,展開了一場屬於自己的探索之旅。

結果花了不少時間,也沒弄出什麼成果,畢竟只是一直像變態一樣看妹子股間,難道還能看出花來嗎?

咦?等等——

真的出花了?

我猛然抬頭,發現上面也出花了!

不得了了,難道是老天爺給的啟示?

於是靈光一閃,想出了一個質樸的道理:「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雖然還沒想到一套完整的方案,但我可以從實踐中慢慢嘗試和摸索,所以我決定以「墨貓快拆」為基底,展開這場有趣的冒險!

因為是實驗,為了能試更長的時間,所以先從前手縛開始嘗試,之後再改成後手的版本。

(照片是示意,當時是有可憐的受縛者的)

我的想像是只要左右對稱的繞,到時只要把中間的繩子抽掉,就會直接鬆開。

看起來效果不錯,一副很厲害的樣子,而且也真的能輕鬆拆掉。

很好!立刻來找尋適合的受害者!

而最適合的受害者,自然是那位跨下莫名開出小花的可憐妹子!

噹噹噹!

當初在學單柱縛的時候,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有三種,分別是本結、快速稱人結和這篇提到方便快拆的結,所以我幾乎只用過這三種打法。其中第三種打法的好處是我可以輕鬆的拆掉它,綁起來也是簡單快速,非常適合應急用途。

但是實際實踐時,相比另外兩種,我其實相對很少使用這種打法,因為我覺得它長得很醜,或者準確的說——醜斃了!結中間的空隙怎麼看怎麼礙眼!

但這次實驗倒是給了我這種打法有趣的另一面⋯⋯雖然還是覺得很醜就是了。

總之,快拆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要能快拆。

所以立馬來附上影片。

啊,卡太久,失敗。

以上。

----

感覺這篇欠扁到了新高度,上一篇因為受害者表示並不想扁我,所以決定再接再厲,看看能不能開啟妹子新的屬性?

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 – 菱形繩

前陣子⋯⋯呃⋯⋯其實也好一陣子了,Soa 難得教了一個新的綁法——網羅。

不過我覺得「網羅」聽起來似乎不太像特定綁法的名字,所以其實也問了一些人這具體叫什麼?有人說叫「菱形繩」,所以姑且先這樣叫吧。

(2020/01/20 更新 – Soa 表示他一開始就說是菱形繩)

實話說名稱本身我其實也不是很在乎,反正就是長這個樣子的綁法。

菱形繩某種程度來說,和蝴蝶縛非常接近,但又更加單純。

個人覺得這種綁法束縛的效果很弱,是一種純裝飾性的綁法。但好處是也因此受縛者可以撐很久的時間,聽說之前同志遊行時就有人用這種綁法上街,綁個一天不成問題。

後來我也試著實踐了幾次,覺得如果單純只用菱形繩,本身稍嫌單調,而且綁全身也很花時間。

但我發現如果不把它當成一種獨立的「綁法」,而是一種「技巧」。瞬間就變得非常實用,可以應用在各個地方,好比說蝴蝶縛結尾的部分就可以繼續用菱形繩接續下去,然後上個腰跨什麼的。也就是說這可能更像一個技巧,可以應用在多個不同的地方,搭配別的綁法,當成兩種不同綁法之間的過渡手段。

至於吊縛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力量能被平均分散在多個地方,吊起來似乎也不會太不舒服。

綜合所述,這是一個還算實用的綁法,以上。

啊!最後附上轉轉轉的影片。

覺得治癒~ (=w=)

發表於 繩縛紀錄

貓樓上一週年紀念心得雜談

最近貓樓上繩縛沙龍快要滿周年了,換言之,我真正學繩也快要滿一年了。

同時這也是接近貓貓離別的日子……從此貓樓上快要找不到任何貓元素了,標題內容完全不符,這是詐欺,不知道是否可以按鈴控告?

總之,如果說第一次看見小林老師表演而愛上繩縛的那一次是我半個繩縛啟蒙,那麼另外半個恐怕就是在貓樓上第一次真正動手學繩的時刻了。

原本我一直是拿著《繩縛本事》在家自學,卻一直不曾抓到那個感覺,也就是那一次,因為 Ar Tong 的邀請去了貓樓上,他第一次教我學繩,才真正讓我體會到繩縛的樂趣,所以之後我也都很尊敬的稱呼他為--台北的 T 先生。

也就是從那一次開始,我成了貓樓上的固定班底、忠實顧客,除了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我幾乎每週都會去貓樓上報到,後來因此還得到了貓樓上鑰匙圈。

貓樓上也深深影響了我繩縛的風格,從縮手縮腳的繩縛、浮誇的繩縛到很兇很兇的繩縛等等。非常感謝常去貓樓上每位前輩,除了幾位主辦外,像是一繩一繪的主辦、好久不見的那位、常在發懶的魔術師、還有被我各種偷學的各路繩手(既然是偷學,就不點名了,嘿嘿)、當然還有最近快被我遺棄的某位陪我一起學繩、綁與被綁、一起綁別人的好基友……

……咦?怎麼寫著寫著,感覺好像變成是我要告別了!?不對啊!我還會常駐在貓樓上的啊啊啊!

(大類繩縛,服務用心,客戶至上,是妹子最好的選擇!)

總之,貓樓上對我的繩縛影響非常深遠,甚至影響了很多我對繩縛的理解,如果不是這裡,我根本就不會明白「把手」的美妙……

「我有一個質樸的夢想,那就是把所有漂亮妹子都綁起來,然後裝上把手。」 by 大類

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把手!

我非常喜歡這裡的氣氛,這裡聊天耍廢倒立健身吃垃圾食物都行,對我來說地點不會太遠、光線不會太亮、地板還是軟的……對了!還非常便宜!簡直就是完美的天堂!

但這裡也是有缺點,要我說的話,問題就是人太多,實在太擠,不過太擠的問題其實也就習慣就好,老實說現在自己縮手縮腳綁習慣了,現在有時去比較大的空間反而會有點不自在,還得躲到角落才比較舒服……

不過隨著天氣變熱,貓樓上也漸漸成了烤箱,擠的問題可以忍,但太熱就不行了,不但提不起勁,而且身上手上全是汗,濕濕黏黏的也不好綁,不過這個問題似乎也不好解決,總不能讓大家自備風扇吧?

聽說貓樓上之後會限制人數,之後具體會實行的如何現在還不曉得,我目前的打算是也許可以幫忙弄個網站,顯示即時人流什麼的,至少可以讓大家知道現在的人數有多少,要不要去之類的……不過我也不確定有沒有幫助,因為這得需要有人來即時更新人數才有用,所以就先再說吧。

不管怎麼說,貓樓上是一個非常棒的地方,之後如果可以,我仍會繼續待下去。

喵。

最後附上歡送貓貓第一百零一次歡送會時,我錄給她的感謝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