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 – 樂趣探索

雖然上一篇部落格還是沒能成功讓妹子開啟新屬性 (表示還是不想打我),但總覺得因此失望的自己似乎反而被打開了什麼奇怪的開關?

⋯⋯不會吧?

不過聽說她最近想要玩狗狗,雖然方向不太一樣,但好像也是往某個方面更進一步了,可喜可賀。

***

說起來,整天要人家發展新樂趣,讓我也忍不住開始自省--那我的樂趣又是什麼呢?

我又是如何尋找和發現自己的樂趣的?

我常說我是因為小林老師的表演才愛上繩縛的,但我也並非一開始就認定繩縛是我的唯一。

我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探索,先是看各類型的 SM 表演和藝術展覽,而後開始實際碰觸繩子,有綁人,然後嘗試被綁,最後專注在綁人。也是在這個過程中,我才慢慢了解到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不過實話說直到現在我所嘗試的項目種類其實也並不算很多,也許是因為入圈的契機就是繩縛,所以我的關注點一直都是圍繞在繩縛相關的類型上,雖然有接觸別的玩法,但都只是輔助,思考點也都是「如何和繩縛搭配?」、「如何將這個用在我的繩子之中?」

隨著時間過去,純粹的繩縛本身開始變得有些無聊,感覺就像是一個純粹的技藝而非娛樂,於是我決定搞一些不同花樣,先是嘗試搭配不同顏色的繩子,企圖創造出不同風味的繩縛美感。

而後因為一些機緣,意外綁出了我的第一個「把手」(簡單來說就是用繩子做的把手),於是便一發不可收拾,每次綁人都要加上「把手」。

我認為身為一個繩手,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象徵很重要,我很喜歡「把手」的意義,所以弄了許許多多的「把手」,後來甚至把它當成我自己的個人頭像。

(酥脆可口的把手 >///<)

接著又搞了用繩子做的大雞雞。

(覺得幫妹子加上大雞雞特別帶感)

但不知為何,這些都不能真正滿足我。

隨著實踐次數的增多,我漸漸理解自己原先認為的繩縛美可能並非單純是繩子美,而是被繩縛的妹子很美!

說到底,對我而言美的終究還是妹子,繩子只是輔助而已。

繩子綁在木頭上並不會讓我興奮,不會讓我有美的感受。

理解到這一點,就會明白主角其實是受縛者,繩子並非是唯一的重點!

於是方向轉變,我開始更在乎受縛者,在乎她的感受,而不再單純只是追求繩縛的美感。

為了讓對方有更多不同的體驗,我也開始嘗試 SP、TK、羞辱、羞恥等各種不同的玩法。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覺自己並不特別追求自己的玩樂,而更像是喜歡給予、滿足對方的需求。

自己就像是服務業,一位捆工,想盡可能為顧客提供各種服務。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這或許也是我喜歡把手的原因,為什麼要有把手?方便交給她的主人玩弄啊!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她,或是她的主人。

對許多人而言,我的樂趣大概挺怪異的吧?

但與此同時,對於有些妹子,我也喜歡在服務的過程中對她做各種惡作劇。

大概就是像小學生那樣,看到喜歡的妹子就一定要欺負一下的那種感覺。

總之,為了要好好「欺負」對方,除了繩子,我開始引入了大量道具,希望能有更多不同的花樣,也開啟了我走火入魔之路。

貼紙、告示牌、髮圈、帽子、髮箍、香蕉各種都能玩,反而那些真正的情趣用品我倒是不怎麼碰。對我來說,直接拿情趣用品沒什麼意思,反而這種日常小東西更加有趣,

尋找和想像這些日常用品的各種下流用途非常有樂趣。

所以我在找尋道具時,不是去情趣成人店,而是去書店、雜貨店或是紀念品店這種地方。

所以我也喜歡逛街,妹子想找我逛街我是不會反對的,一邊陪人家逛街,一邊想像要如何將這些道具用在她身上⋯⋯嘿嘿嘿。

而我買的小玩意兒也絕對不是拿來幹正經用途!絕對不是!

我買香蕉絕對不是用來吃的!

我買的髮箍也絕對不會碰到頭髮!

只要有心,萬事萬物皆可淫蕩!

隨著「道具」越來越多,我的背包也越來越大。

(每次一場玩完,都像是發生過戰爭一樣,散落各種道具⋯⋯)

而我的樂趣也漸漸發生了改變,對我而言,妹子的反應本身就能帶給我很大的樂趣。

只是⋯⋯弄到最後,我發覺自己好像有點走火入魔了,因為繩子不是重點,但道具同樣也不是重點啊!!

而且妹子因繩子而與我相遇,怎麼能說繩子不重要呢?

繩子才是連結我和妹子之間的橋梁,某種程度來說,這才是我們之間的牽絆。

所以我又開始減少道具的使用,因為說到底,我喜歡的是「欺負」本身,其實不需要太多道具。

用眼神、用動作都可以,繩子是動態的,綁人不是為了最後的結果,而是中間的過程,在這中間可以玩的太多了。

生活的各種事物都可以拿來用,要創造新鮮感不難,比如說和我的加班生活做結合,利用 Skype 的訊息,每跳一個訊息就「逗弄」一下,創造不確定感;或是利用我病弱的身體,做許多大男人不會也不肯做的事等等。

重點還是鋪陳和反轉。

只要肯多花一點時間醞釀就可以。

前面的溫柔,中間的粗暴,透過身體接觸、聲音、呼吸不同的要素讓她沉浸其中,時不時的給予不同的刺激,簡單的搔癢時是輕微的責打在蒙眼的情況都會有很好的效果……

最後摘掉她的眼罩,拿出「御神龍刀」在她面前「喔喔啦啦啦啦!」

而且還要劃出完美的「∞」符號!

享受她錯愕而崩潰的眼神--

完美!

這就是我小小的樂趣,以上。

註:珍惜生命,請勿隨便模仿,謝謝。

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 – 左右互搏

沉寂了一段時間,最近開始瘋狂的參加活動,好似要把先前缺失的補償一番。

先前一些日本繩師來台交流時,我總會覺得不知為何他們在做繩縛時,都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流暢感」。

因此我自己在實踐時,都會思索究竟該如何做到那種「聲光效果」?

有一次我在抽繩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幾乎都是用右手抽繩,那如果我用左手抽繩會怎麼樣呢?因此我便嘗試使用左手試試看,結果發現……有點卡卡的。

等等?但我他喵的是左撇子耶?右手比較順是哪招?

現在想想,說不定這就是我沒辦法做到那種特殊的流暢感的原因?如果某個動作只習慣用左手或右手做,碰到不合適的位置就會覺得彆扭,要嘛用不合適的手做, 不然就是得用不習慣的手做,自然會覺得卡卡的,不流暢。

身為左撇子,一直以來我都會盡可能的平衡左右手使用,有意識的分配事情給不同的手做,而非全使用左手,因此很多人一直都沒發現我是左撇子,因為我連打球都是用右手,而我幾乎隨時會拿在手上的螢光筆也一直都是用我右手拿的。

但這其實是一個假象,我雖然是用右手轉筆,但我還是用左手寫字,分兩隻手的好處就是可以一邊寫字一邊轉筆,兩不相誤,完美!

只是嚴格說起來這種做法並不叫「平衡」,只是分配不同的事情給不同的手做而已,雖然兩手都有事情做,但一件事還是只有一隻手能做。

之所以會如此,一方面是因為減少練習的成本,另一方面是因為有太多事情只能使用右手,所以根本做不到真正的兩手平衡,只能說無奈生在這個滿是右撇子的世界,我也只能放棄。

據說全世界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同性戀,雖然是「少數」,但其實數量眾多,需要大夥兒關注他們的權益,為他們發聲。但其實同樣也據說全世界有約十分之一的人是左撇子,不知為何好像也沒多少人在乎我們這些少數民族的權益?嗯嗯,值得深思。

呃……扯遠了,回來!

總之這個方法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我發現一件事到底該分配給左手還是用右手,其實很不容易判斷,而在很多領域中,一旦我做了選擇就很難改變了,好比說打球,因為學習的過程中還必須伴隨著腳步配合等種種因素,因為要配合的地方太多,學完一套下來之後就很難再做切換了。實話說練到現在,身為左撇子的我,現在右手反而還比較有力,當初平衡左右手的初心早就被現實的種種因素被打破了。

不過說了這麼多,幸好在繩縛這個領域中,似乎並沒有限制某件事只能用某一隻手才能做的情況。因此理想的情況是右手可以做的事情,左手應當也要可以做才是。而更進一步的,未來也許還可以學一下 Soa 的精神,練練單手或是用嘴巴之類的,不過那是後話了,現階段我的目標是左手要能用得多一點,至少要能做到「順暢」才行!

學繩到現在,實話說我已經不是被熱情,而是某種內心的執著所驅動的了,簡單一句話就是:「老子都花這麼多錢和時間了,沒有學到一定成果不甘心!」

但怎樣叫做有成果呢?

前陣子看了一本書,叫做「極簡閱讀」,內容我就不細說了,總之作者花了不少篇幅強調打造自己的知識體系的重要性。那我的繩縛知識體系是什麼?似乎沒有整理過,我似乎應該花時間整理一下自己會的和不會的,每一個細項自己是不是能夠紮實的完成?

我學繩到現在,自認其實會的也不少,但--到底是多少?不知道。不會的有多少?也不知道。

這些知識我能寫得出來嗎?我知道我的「邊界」在哪裡嗎?

在這個體系中,我還缺的是什麼?我該補些什麼?

現在回想,即使是單純繩縛本身的基本功來說,我其實也不是所有方向的本結都打得很順,不小心還是會出差錯,而且我也沒辦法隨意的打出指定方向的工作端,我沒辦法左右手交換使用,我沒辦法閉上眼睛用各個角度打本結。

不會的東西太多了!

之前看一篇文章提到有人問:「雖然是業餘的,但我平常一直都有在打球,這麼多年算下來一樣也可能超過十萬小時,但為什麼就是比不過專業的球員?」

那是因為專業球員專練不會的,專練不熟悉、不擅長、甚至不喜歡的動作。

所以說專業的球員,即使是相對不擅長的項目,往往還是強上一般人一大截,不會有真正明顯的弱項。

但現在如果眼前有個漂亮妹子要你綁她,你會怎麼做?

會用你最擅長的方式綁她,博取她的好感;還是冒著被她討厭的風險用你不熟悉的綁法綁她呢?

我想答案應該很明顯,而學繩到一定程度,要避開自己不熟悉的綁法並不是這麼困難。

本結的方向不熟的就直接用快速撐人結代替。

不熟的套路直接避開,所以都是用同樣或類似的套路,整天打安全牌。

結果熟的永遠都是那幾招,不熟的也永遠都不熟。

……我不想這樣。

話雖如此,雖然整天玩耍不會進步,但整天練習卻也沒了樂趣,反而忘了初心。

所以說要取得練習和玩樂之間的平衡,合理的安排練習時間。

比如說--綁男的就練習,綁女的就……開玩!非常合理,結合了男女平等和個人私心的好方案!

又或者如果就是完全不想綁男生,覺得碰到男生就過敏,那其實也有可以另一套方案,那就是認準一個妹子,只針對她練習,把「沒有形象」限制在最小範圍,然後習慣被她嗆,被她鄙視就行了⋯⋯咦?怎麼寫著寫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再不然,其實也可以單純自己在家苦練即可,畢竟不是每個項目都必須要有繩伴才能練習。

……像是練左右手便是如此,也就是說前面寫這麼多都是廢話,這檔事在家自己練習就成了……嗯嗯。

(也許某天突然秀出來,表現自己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

之所以要寫這些其實只是宣示!

宣示我新的一年要練左右互搏!

宣示新的一年我又重新開始寫部落格了!

宣示新的一年我又要快樂的寫廢文了!

請多指教,以上。

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 – 低潮

前陣子因為胃食道逆流嚴重,加上要開刀的原因,有很長一段時間狀態都不太好。

實話說對於繩縛領悟也比較少,單次實踐很難獨成篇。曾經發過的豪言:「每次實踐都要寫一篇心得文」操作起來也變得越來越困難。

而最近又因為各種加班,所以隔了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記憶的許多細節也隨著時間不斷流逝,變得更難寫了。

不過這也許是一個契機也說不定,當我好不容易終於有機會坐下來寫心得時,發現在沉澱這段時間後,我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我發現我確實是喜歡寫這些心得文的,即使斷更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我還是會想要回頭繼續寫這些……其實也沒啥營養的垃圾文,嗯嗯。

甚至在未來等到瀏覽人次達到一定數量後,我可能會去買一個更合適的網址來用也說不定。

既然如此,為了能持續的寫垃圾,用力的寫垃圾,讓垃圾淹沒本來就很多垃圾的網路,我希望能把這個小小的嗜好變成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衝刺。要能夠長時間進行,不需要總是在消耗心中的小宇宙,畢竟這樣是做不長久的,所以我必須改變目前的做法。

原本我的計劃是每次實踐都會寫一篇文得文,但實際操作時,由於心得文需要花時間構想,所以一旦參加活動的次數太頻繁,就免不了就會有時間差的問題。即使我再拼命努力也沒用,久而久之,心得文和實踐的時間差距還是會越來越大。

而因為時間差的原因,許多想法往往在寫心得文時已經和當時有所不同,好比說我時常會為了某次實踐,在之前的幾次活動做練習,所以這幾次的實踐其實是連續的,綁的內容也都非常相近。雖然中間幾次練習確實會有一些想法,但我其實真正在乎的是最後成果,而非中間幾次練習產生的零碎、片段的心得。

但為了每次實踐都要寫一篇的原因,雖然在寫文的當下可能我早已經不是這麼想了,但為了那次的實踐心得,我反而必須強迫寫下中間那些不成熟,甚至已經不是我現在想法的想法……

到了最後,為了解決時間差的問題,我反而會為了讓心得文和實踐的時間差不會差異太大而減少實踐次數。但問題是我真正追求的畢竟是繩縛的技藝而不是繩縛心得文。雖然我非常重視心得和反思的部分,但也不能本末倒置,畢竟這類技藝實踐才是根本。

同時,為了追上時間,我消耗了大量的時間和熱情拼命趕,這樣遲早會有一天我會受不了,更何況我還不只一個部落格,現在我的身體不行,也不能太囂張。

事實上,短時間連續的實踐,領悟其實也很有限,想法通常也不會有太大的不同,確實也沒必要每次都寫,畢竟我現在並不像最初那樣每次實踐都有大量的想法湧出,必須要一點點積累才行。

所以我決定把心得改為「繩縛筆記」,此後不再是每次實踐都寫一篇,而是跳脫時間來寫,甚至可以是當前的領悟。

當然,如果有某次實踐特別有感覺,也是可能獨立成篇,一切看狀況而定。

為了避免產量減少太多,所以我會改用定時固定寫一段時間的方式,這樣一來,也許產文速度會比之前慢,但應該能保持穩定的產出才是。

而我就可以藉此直接把低潮期的心得總結成一篇,也算是有做了個紀錄。畢竟因為當時心情的原因,想法也比平常陰沉許多,實話說現在的我不太想寫太多這種內容。

除此之外,我也想要做更多可以回饋圈內的東西,所以我打算嘗試寫一些實用相關的文章,當技術文來寫,看看可以玩出什麼花樣。而我網站本身,也可以做一些不同的嘗試,畢竟是自己的網站,要改很方便,聽聞圈內的月曆常常被鎖,所以我在我的網站做了個同步版本,以備不時之需。

月曆連結

(還在努力讓它長得漂漂的)

最後補上低潮期的心得文總結。

***

貓樓上一樣好玩,繩課 Soa 一樣帥氣。

但老子綁不好不爽寫!咬我啊!笨蛋!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