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Soa 繩課練習 6 – 一繩

對我而言,寫心得是一場對自己內心的拷問,平常不自覺或是下意識不去想的內心,為了要寫出東西而被迫深挖。

過程是不舒適的,會不停想把編輯器關掉,放到一邊,或是站身離開座位,逃離這一切。但是結果卻是有趣的,最終一旦完成,還能回頭閱讀自己的心得,重新發現自己,了解自己是怎樣的人。

這次繩課前,有人問我:「為什麼對綁女生感到恐懼?」

我一愣,當下第一個反應是:「不會啊?為什麼要對綁女生感到恐懼?是我平常心得表達不清楚?又或是我真的這麼想,被別人感受到了?」

因為都在綁男生,所以我確實比較不習慣綁女生,會比平常還要小心翼翼。但仔細想想,會不會其實也有可能反過來,因為我對綁女生比較不自在,所以都選男生來綁呢?

但我為何會覺得不自在?明明我喜歡的是女生又不是男生?明明自己更喜歡繩子綁在女體上的感覺,卻又整天找男生來練習呢?

是因為綁女生比較困難,所以對技術不自信的我,下意識感到退縮嗎?又或是正因為我喜歡女生,所以才整天找男生練技術?怕自己做得不好,被妹子看不起?

對我來說,繩縛對我來說一直更多是美的體驗,雖然我知道確實有不少人純粹喜歡被綁,但我自己卻不太能理解喜歡被綁的感覺,所以會覺得既然對方願意犧牲給我綁,我必須戒慎恐懼,免得失去這個寶貴的原材料?

但其實,確實有這麼一位妹子,我整天想把她綁起來 (雖然她不願意 T^T),但也就表示問題有可能並不因為是妹子,而是……我不熟悉吧?

因為她不是她,我不習慣和不夠熟悉的妹子做這麼私密的交流。就像是對剛見一天的妹子脫下褲子,不習慣也是自然的吧?這麼一想,也許正因為我把繩縛放在不一樣的位置,所以自然也不會隨隨便便對著人家,說不定這才是更合理的反應才對?

----

這次繩課是場特別的體驗,內容從綁自己開始,用自身來體驗繩子,感受被繩子捆住、擦過的感覺,輕和重、溫柔和粗暴,想像被自己綁起來的人是什麼感受。對我來說,正好可以嘗試理解喜歡被綁,到底是什麼感覺?但過程中,又覺得有點虛無飄渺,因為我知道每個人要的都不一樣,就是有人喜歡溫柔,而有人喜歡粗暴的對待,到底什麼是對的?

不過這個問題我覺得可以先放一邊,我想至少我要先能做到每一個綁法,無論是溫柔和是粗暴,都是我的意圖控制下進行。

後面的一繩即興發揮,我便把我所知的所有東西都用上,無論是輕柔還是粗暴,時而狂野,有時又慢條斯理,一輪下來,我覺得非常滿足,雖然後面玩到沒梗,但也因此明白原來我目前知道的,已經有這麼多了。不過還是不夠,我還想要知道更多!

再來最後一樣是即興發揮,我便嘗試給自己一個主題,叫做「狂暴玩弄自己的玩具」。

雖然起頭不錯,但綁著綁著,卻發現自己自己好像做不到:一是不太符合自己的本性,二是在狂暴中還有顧忌不能弄傷對方,感覺自己在一心二用下反而會都做不好。於是立馬轉了目標,順手把之前對「把手」的思考用上。

之前在貓樓上拆繩的時候便在想,要怎麼簡化「把手」才可以既保留那個感覺,但又不用花費太多時間呢?仔細思考後發現--也許我想要的也不真是把手,而是那種像蟲子一樣的感覺,那樣的畫面很美。

繩子本身是簡練、直接的,是對稱有條理的,而反過來就是帶著帶著粗糙,扭曲的感覺,而這兩個結合就會有強大的對比效果,所以我想到了「感染」這個概念,於是嘗試把這個感覺做出來,就結果來說還不錯,至少我個人覺得挺滿意,或著說覺得很有潛力!

事後還有人幫我把這個概念賦予了新的意義,那就是「玫瑰」,說這個感覺比較好,可以騙妹子!我覺得有理,但「事後想想覺得不對」,既然都是圈內人,我就不信妹子都只愛玫瑰花!我就愛蟲子不行嗎?蟲子!

最後總結時間,Soa 要我們說說自己的心得,過程中他幫我們梳理,又把許多我之前模糊的體悟又再總結一遍,而後又得到了許多收穫,像是紅束帶和貼膠帶力道控制、壓結抽繩、手壓繩的技巧、空的手可以碰可以捏,甚至必要的時候有放置這一招等等。

而我也明白了我目前的缺失,那就是沒辦法讓受縛者感受到連貫的體驗,尤其是裝飾時會有明顯的中斷感,不過我認為這個的根本問題是我在做到忘我的時候,確實會更專注於繩子,忘記對方的感受。我需要學會克制自己。會有這個問題,也證明我還做不到隨手所欲,所以……再繼續努力修練唄。